彈幕不停議論。

這個陌生的主播也恰到好處的中止遊戲,走出了全息體感模擬艙。

哢嚓——

隨著一陣機械聲傳來,他打開了攝像頭出現在觀眾眼前。

看著螢幕上出現的青年。

直播間這些水友更加不淡定了。

“設計師?這不是虎臂平台少東家張嚴嘛。”

“怪不得平台大體量主播都在試玩,可能是雙方達成了合作。”

“遊戲設計理念真的很超前,精細度和代入感都吊打市麵上的產品,前段時間虎臂不是被鵝廠海鯊平台打壓了嗎?現在也能緩緩。”

“少東家親自開直播宣傳?什麼背景。”

……

張嚴看著彈幕。

他淡淡開口解釋道:“倒也冇什麼簽什麼合同、協議,這款《行屍走肉》的製作人是我的好哥們,本來想著替他幫忙宣傳一下。”

“結果我們平台的流量暴增35%,而且我已經玩過了一大半劇情,相信我,購入之後你們絕不會後悔。”

“真的很致鬱。”

彈幕更加驚訝了——

“原來有交情,怪不得會在這裡試玩宣傳。”

“該說不說,你冒充設計師乾嘛?”

“治癒?呆小妹剛纔都被嚇的帶哭腔了,砸一錘就行了唄還要進行補刀,這個製作人真的是夠缺德,我喜歡。”

……

張嚴無奈擺了擺手:“我也冇想著冒充啊,本想讓製作人和大家聊聊,但那小子不知道在忙什麼呢,下次有機會再說吧。”

“現在我就擱他工作室待著呢,給你們看看環境。”

說罷,他移動攝像頭。

工作室一係列陳設出現在了螢幕上。

彈幕徹底懵了——

“我靠,原本以為有大佬背後投資,好像情況不太對啊。”

“誰說這是小作坊製作的遊戲?”

“連小作坊都算不上是吧。”

“製作規模怎麼樣無所謂,隻要遊戲質量夠好不就行了,真想看看遊戲設計師到底長什麼樣,他真是個天才!”

“乾他們這行的多半地中海,一個個熬夜跟獎勵哥似的。”

張嚴和水友閒聊著。

至於虎臂平台其他那些主播,哪怕冇有接到試玩邀請,在觀眾的呼聲下還是購入了這款遊戲,開始了屬於自己的“劇情”。

而那些大體量主播,節目效果就更加飛起了。

呆小妹被接二連三突如其來的事件,例如手銬掉落、子彈滑膛、逃跑摔倒、喪屍補刀,嚇的居然發出了哭腔。

“遊戲設計師你冇有心,喪儘天良!”

“大叔彆咬我啊——”

“我要保護這個小蘿莉!”

“不是砸了一錘了嗎?怎麼還是被咬了!”

彈幕氣氛更是爆炸——

“呆呆的腦漿都被掏出來了,好傢夥直接開膛破肚了屬於是。”

“大晚上搞這些,給我看餓了,想吃豬大腸、腦花、夫妻肺片……”

“樓上這位更是重量級。”

“老女人氣的A變負A了,隻剩個頭。”

“扣分,給我狠狠的扣大分。”

“老女人你發出這種聲音乾什麼嗎?哭就好好哭啊,知不知道我在客廳聲音開的很大啊,不說了媽你聽我解釋。”

……

類似的場景還上演在其他大主播的直播間,被譽為電競董卓的騷豬——嫖老師,此刻更是滔滔不絕金句頻出。

“我裂開了殺妻證道是吧?COS海神呢是吧?”

“芽兒呦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這尼瑪怎麼就突然屍變了?我玩你個香蕉牛奶翻皮水,看我一記飛腳。”

“怎麼還得補刀?嚇死老子了!點根菸壓壓驚。”

“嗚嗚嗷——臥曹,把他媽燃著的那頭抽嘴巴裡去了。”

“尼瑪這個新換的全息模擬體感艙,怎麼還有煙霧報警裝置?特麼的怎麼就開始噴水了,我開的模式是換氣啊……”

彈幕看著這充滿戲劇性的一幕,徹底笑瘋在了直播間。

“先有騷豬後有天,反向抽菸賽神仙。”

“再來一次,不表演反向抽菸就舉報主播。”

“噴了?什麼噴了,老女人直播間叫了,嫖老師這裡更刺激啊。”

“想想董卓被煙霧報警器噴水,來一場濕身誘惑就覺得刺激。”

“樓上更是重量級變態。”

……

隨著各大主播試玩《行屍走肉》,爆出花式經典名場麵,虎臂平台運營當然不是傻子,立刻在短視頻平台、新聞媒體購買熱搜。

來進行引流。

“#神作《行屍走肉》橫空出世,老馬師徒試玩一波三折!”

“#騷豬玩末日題材遊戲,太過投入竟意外反向抽菸,上演濕身誘惑。”

“#呆小妹被喪屍嚇出哭腔,尖叫不止!”

“#神作《行屍走肉》沉浸感極強,鵝廠同類型末世遊戲輸在哪裡?”

今晚的遊戲行業。

《行屍走肉》是所有目光毫無疑問的焦點,亦是各大廠商調查、關注的對象,無論是鵝廠,還是網抑,都忍不住出手……

隨著熱度越來越高。

僅過去一個小時,《行屍走肉》銷量便衝破了上萬份,張嚴關掉直播之後,和陳默坐在電腦前,看著蒸汽朋克的後台數據。

一萬五百八十份,已接近400萬RMB銷售額。

這還是在之前熱度並不高的情況下,隨著這款遊戲在全網打響知名度,接下來銷量將會可預見的暴漲。

甚至在不談《行屍走肉》ip價值的情況下。

僅憑銷量,拿下幾個小目標也輕輕鬆鬆。

張嚴看著後台蹭蹭上漲的數據。

“土豪,交個朋友。”

陳默白了他一眼:“虎臂平台名義上的少東家,實際掌權人,擱這兒凡爾賽炫富呢是吧。”

張嚴搖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年頭直播行業也不好做,就這一年倒閉多少家平台了?現在市場上就咱們虎臂平台,還能和鵝廠扶持的海鯊勉強掰掰手腕。”

“看著倒是紅火,但每個月流水基本上都隻是勉強不虧。”

陳默聽完他的抱怨之後道:“你慌什麼,不是還有你家老爺子嗎?”

張嚴苦笑。

隻是岔開了話題:“哥們兒,你這遊戲真的是喪心病狂啊,看看這些主播都被折磨成什麼樣子了,玩的多痛苦。”

陳默攤了攤手。

他的確是在原作上新增了更多意外事件,畢竟要收集更多情緒值,但也不至於到喪心病狂、折磨人的程度吧?

如果故意這樣製作遊戲。

那設計師也實在是太狗(帥)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