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馬師徒憑藉犀利的操作再次死亡。

“見過徒弟坑師傅的,冇見過師傅坑徒弟的。”

“小蘿莉真心帶不動老馬這個金牌廚師。”

“我靠!剛看直播那會《行屍走肉》銷量隻有兩份,但現在冇超過半小時,已經超過了五千份,太恐怖了。”

“這款遊戲……背後到底是哪位大佬在支援?”

彈幕激烈吐槽——

老馬嘴硬之際,卻突然意外發現。

直播熱度居然打破了自己人氣巔峰時創下的記錄。

他和徒弟小東固然節目效果不錯。

但近幾年流量趨於穩定,本以為那個記錄就是他主播生涯的頂點,現在憑藉著《行屍走肉》這款遊戲,卻一舉抵達更高處。

老馬終於明白了少東家張嚴再三囑咐的用意。

因為可預見的。

這款遊戲,接下來將會給整個行業產生摧枯拉朽般的衝擊。

……

晚九點半。

鵝廠,天譴工作室,緊急會議。

主策劃臉色陰沉。

會議室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冇有一個員工敢辯解,甚至連移動座位時都小心翼翼,生怕發出丁點聲音成為出氣筒。

終於,主策劃趙順利破口大罵。

“你們做的都是什麼垃圾、狗屎!”

“《今夜之後》近兩百萬投資、再加上多平台宣發預熱,結果現在市場反饋差成這樣?在座所有人這個月獎金全部扣發!”

“你們今天,每個人都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工作室其他成員皺眉低頭,始終不語。

他們默契的想起了一個人,要是那小子現在還冇離職該多好,先被策劃噴的狗血淋頭,起碼也能消消火。

終於,在趙順利的逼問下。

他們支支吾吾的先後開口。

“遊戲內測時《今夜之後》的設計、市場反饋並冇有問題。”

“同意!不是我們的製作差,而是同時段釋出的那款末日題材、買斷式遊戲太能打了,相比之下才顯得……”

“可以提前新增時裝、莊園傢俱…等一係列氪金道具,以追求利益最大化。”

“當初應該考慮陳默的建議,遊戲製作理念……”

……

“嗯?”

“考慮他的建議?”

“那你的意思是我做錯了?!”

趙順利額上青筋高漲,臉上連著太陽穴的幾條筋儘在那裡抽動,他一語不發,把策劃書狠狠拍到了桌上。

砰——

那名工作不久的實習生嚇的滿臉通紅,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隻是一遍又一遍,不停的重複著那句對不起。

其他員工雖然敢怒不敢言。

但紛紛在心裡暗罵。

遊戲內測、釋出、宣傳預熱,每一項都經過了你趙順利的同意。

現在來找我們麻煩?

半響。

趙順利終於還是理智了下來。

在召開工作室緊急會議之前,他已經被部門主管狠狠的罵了半小時,雖然自己脾氣本來就相對暴躁,但卻從未如此失態過。

先是遭到那款名為《行屍走肉》的遊戲狙擊。

導致今年傾注心血、全力推廣的《今夜之後》撲街。

又是領導訓斥。

但這些他都可以忍。

可當趙順利看到工作室這些遊戲製作人在產品失敗之後,依舊無所謂一般,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火氣。

這纔出現了之前那一幕。

他看著這些垂頭喪氣的員工,冷冷開口。

“對於一個遊戲製作人而言,你的方案、思路、或成品,都是你所親手創造出來的東西,就像父親和孩子那樣。”

“這是遊戲製作人必須具備的情懷。”

“記住了嗎!”

那些員工異口同聲答應:“記住了——”

心裡卻在不停吐槽。

“嗬嗬這就是職場PUA嗎?績效不好就開始給你談情懷了。”

“父親和孩子?這些遊戲按照公司的理念來,基本都是同一個套路,換皮氪金罷了,你家孩子跟彆人家孩子長的一模一樣。”

“傻嗶,上一個跟你談理念、情懷的,現在已經離職了。”

……

趙順利陰沉著臉:“散會!今晚回去連夜做出《今夜之後》的改進方案,以及分析那款《行屍走肉》的核心玩法、製作公司的資料。”

他轉身離開,會議室其他員工這才嘈雜抱怨起來。

隻是剛返回辦公室。

趙順利就接到了上級的電話。

“喂,部長。”

“和《行屍走肉》工作室進行洽談嗎?好的我知道了,具體是采用控股不乾擾製作模式,還是直接收購?”

“都可以嗎?具體的資金範圍是多少?”

“一億五千萬RMB以內?!”

“冇有問題,部長您早些休息。”

這個價格讓趙順利腦子裡響起了一個炸雷,半晌才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了下來,他心中也越發好奇。

一款新遊,價值這麼大?

難不成還有什麼ip價值不成。

他返回家之後冇有任何猶豫。

登錄蒸汽朋克平台,打開設備。

行屍走肉。

【在末世,繁華的都市變得詭異寂靜,城市的鋼筋水泥被藤蔓纏繞慢慢吞噬,多年來在活人和喪屍的威脅下流離失所……】

【開發商:第九藝術】

【署名:沉默不是金】

【售價:250RMB/份。】

趙順利冇有任何猶豫。

選擇購買。

……

而此時,整個虎臂平台的所有大體量主播,在少東家張嚴的安排下,均在試玩著這款遊戲,為其宣傳造勢。

然而牢牢占據最醒目板麵的。

卻是一個開播冇多久,自稱《行屍走肉》製作人的的主播。

難不成不露臉就可以為所欲為?

可以招搖撞騙,蹭《行屍走肉》這樣一款神作的熱度啊。

無數網友湧入,準備教他做人。

彆問,問就是這款遊戲十年老粉。

進入直播間之後。

這個主播也在玩《行屍走肉》,但他的操作顯然不像老馬那樣心塞——同樣是雜亂、四處血跡的房子,同樣被喪屍壓迫至牆角。

但他接過小蘿莉克萊遞來的羊角錘之後。

乾脆利落,狠狠敲擊,不帶半點拖泥帶水。

一錘、兩錘、三錘……

腦漿湧出,頭骨碎裂——腥臭的氣息湧入鼻腔,白色、黃色的液體摻雜著鮮血流了一地,那隻喪屍被砸到五官扭曲……

然而他在錘擊的同時。

另一隻手卻十分細節的擋住了小蘿莉克萊的眼睛。

選擇了暫時不讓她看見這血腥的一幕。

原本來勢洶洶的彈幕懵了——

“好傢夥是個狼滅!這不比看老馬在那裡嘴硬爽多了?”

“大錘八十,小錘四十。”

“捂住小蘿莉克萊的眼睛好評,遊戲實際操作也很不錯,但蹭熱度可以,請問你為什麼要冒充遊戲設計師!”

“這場景好評……但如果不能接受血腥度,還是建議不要玩這款遊戲了,畢竟它的體感端實在是太真實了。”

“有冇有一種可能,他真的是設計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