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係統的優化之後,《行屍走肉》完美契合了這個平行世界的虛擬體感技術,加之陳默為了使玩家代入感、沉浸感更加強烈。

斥巨資在感官方麵進行多次優化。

因此車輛撞擊喪屍之後散架的軀體、衝出護欄時的震顫、顛簸……

一切都顯得如此真實。

其實按照絕大多數廠家的思維而言,這些優化說好聽點叫錦上添花。

難聽點就是多此一舉,增加投入。

因為對於他們而言,製作遊戲最根本的目的就是為了盈利。

必要時候當然可以犧牲玩家的體驗。

但陳默不會這樣做。

這一刻,老馬直播間內這些觀眾震驚了。

“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遊戲標簽裡的那個互動式體驗,意思就是說玩家可自主選擇,從而影響接下來的劇情嗎?”

“遊戲還能這麼玩?而且好真實的樣子!”

“臥曹!這二百五好像不虧呀,兄弟們我先衝了。”

“這個撞擊感很真實啊,配樂也非常不錯,難不成這是某個大廠暗中投資的工作室,來專門狙擊鵝廠那款末世類的《今夜之後》。”

“喪屍吃腸子那段兒夠血腥刺激,某些遊戲綠色、藍色的血給我看吐了。”

除了水友驚歎之外。

更加身臨其境的老馬和徒弟小東,下意識同時吼出了一句經典的——臥槽!這款遊戲真的是神作!

在配置最好的全息體感技術艙的加持下。

翻滾、撞擊、顛簸——

砰——

一切都顯得如此真實。

眼前再浮現光亮時,遊戲場景已經成為了深夜。

老馬腿部被卡在車內某個位置,在虛擬全息體感倉的“仿生壓力”、以及這款遊戲細化感官的技術加持下。

他清晰感受到了腿部被壓迫。

環顧四周。

透過破碎的玻璃。

年老的警官大叔趴在地上冇有半點生息。

他的身體已經扭曲,地上則是一攤極其駭人的血跡。

眼前出現一行提示:請儘快找出離開車子的方法,否則你將淪為行屍的食物,亦或者被困此處成為一堆白骨。

老馬徹底懵了。

徒弟小東皺著眉頭提示道。

“肯定有逃離車子的辦法,師傅先四處查查啊。”

經典地獄開局。

戴著手銬、被困車內、周圍出冇行屍危機四伏。

“師傅,你踹玻璃窗試試,說不定可以逃出去。”

“畢竟那是車裡脆弱的部位了。”

雖然體內惡魔覺醒,經典否定對抗型人格占據主導權,但老馬口嫌體正直狠狠的抽出卡著的腿,向車窗踹去。

好在經過事故,這些玻璃已經有了很大程度的損毀。

砰砰砰——

哼——

哢嚓——

接連數腳,玻璃終於碎裂。

由於經過事故,老馬扮演的角色——李,雖然冇有受到致命傷,但還是恍若身體各處傳來劇痛一般步履蹣跚。

而這個細節,也正是遊戲所精妙的點。

半響,老馬終於鑽出車廂。

這一刻,他纔看清警…官大叔已經掏出了槍,而且屍體所在的位置自車內主駕駛,留存著一道駭人的血痕。

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強行拖走……

“我靠,不會是被行屍給弄走的吧?”

“那肯定啊,而且你看大叔屍體旁邊,槍都掉在了地上。”

“老馬還在乾嘛呢?去警官身上找打開手銬的鑰匙啊,站在那裡發愣等死是吧,看的我氣死了,我購買自己玩。”

“動作設計、體感操作,以及配樂細節,都是現在絕對頂尖的存在,鵝廠那款末日題材的遊戲,宣傳這麼久,不知道能不能拚一拚。”

……

老馬緩步走向大叔的屍體。

觀眾說他在發愣。

但實際上他作為一名對各類遊戲,經驗都十分豐富的老玩家,實際上是在觀察周圍的情況,畢竟謹慎些總冇錯。

就這樣,他磨蹭了大概兩分鐘。

徒弟小東終於忍不住吐槽道:“請問你是在等死嗎?”

老馬當場嘴硬:“錯!這個我就不解釋了,因為我還冇編好。”

支支吾吾半響。

他終於走向了押送大叔的屍體旁,自對方腰間取下了懸掛的手銬鑰匙。

解開手銬之際。

老馬免不了沾沾自喜:“年輕人,你看出這波的細節了嗎。”

“小東:反正就是感覺很謹慎。”

話音剛落。

他手中的鑰匙不慎掉在了大叔屍體的頭邊,老馬雖然有些尷尬,但依舊死鴨子嘴硬,不停的為自己找著藉口:“你以為是我手滑了?錯!是這款遊戲太過於真實!”

觀眾徹底笑了——

“醫生問保大還是保小,老馬的父親答曰:保嘴。”

“滅霸打了個響指,老馬直播的地方隻剩下一張嘴,還一直在喊滅霸冇大。”

“這款遊戲真的那麼真實嗎?兄弟們我實在忍不住了!先衝為敬。”

“隔壁鵝廠《今夜之後》還是老尿性,還擱那氪金打殭屍呢,首充六塊送了我一把AK。”

“神作,絕對是一款神作!”

……

看著大叔駭人的屍體,老馬猶豫許久。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撿起地上的鑰匙。

打開手銬之後,這才長舒一口氣,他心情略微放鬆了幾分,正準備向徒弟和觀眾嘴硬:“看到了吧,這就叫細……”

嗚吼——

一聲嘶啞的咆哮突然響起。

倒在地上的大叔手指輕輕動彈,而後便猛然撲來……

臥槽——

李——遊戲主人公,老馬所扮演的角色,被逼到了牆角,隨著變為喪屍的大叔咆哮爬來,眼前充斥著示意危機到來的紅色警告。

小東急促提醒:“愣著乾嘛,旁邊有把槍啊,師傅。”

老馬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嗚——吼——

他四處環顧,終於撿起地上的槍械。

填裝子彈,上膛,瞄準開火。

一氣嗬成。

砰——

好傢夥,打偏了?

變為喪屍的大叔已經撲來,徑直朝老馬的脖子咬去,不停的啃食、撕咬著他的血肉,破開他的胸膛肆意大快朵頤著臟器……

血腥、暴虐。

在一片慘叫聲之中。

最終,眼前泛著紅光的一切逐漸化為漆黑。

血紅的字體浮現在全息投影之上。

玩家死亡,遊戲結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