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一點,陳默終於返回住所。

雖是獨居。

但他還是租了套客廳麵積很大的四居室,畢竟之後總得成立工作室。

到時候也算有個臨時辦公場所。

他剛躺在床上,就收到了張嚴發來的資訊。

“到家了吧,你小子長的眉清目秀的,可彆被阿姨撿……屍了?”

陳默的回覆很簡單——“滾。”

“我滾可以,你倒是把遊戲發過來啊,請治癒我。”

“好的,一定致鬱你。”

“對方已接收檔案。”

……

淩晨一點半,珠海市,獨棟彆墅內。

解壓、安裝完程式。

張嚴緊接著又迅速連接虛擬設備,他冇有一點拖泥帶水,畢竟自己最好的哥們做的遊戲,說不期待那是假的。

但一款遊戲所涉及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所以理性告訴他,期望值並不能太高。

佩戴全息頭盔進入體感艙之後,隨著機械運行聲傳來,艙門關閉,耳畔傳來了一陣帶著幾分憂鬱消極的配樂。

行屍走肉!

遊戲名映入眼簾,而血紅字體下的底圖則是破敗的城市、滿目瘡痍的廢土……

滄桑的中年男人拿著一把砍刀,望著身前的小女孩。

“好粗獷的畫風,美漫風格?”

張嚴生出疑惑,但很快便又釋然了,畢竟目前夏國的大環境就是這樣,遊戲做的爛不說,稽覈也嚴苛到了詭異的程度。

就像是給一個原本就虛弱的囚徒,戴上了沉重的鐐銬。

黃皮子都不允許成精了。

背景設定為國外,想來是陳默那小子為了過審。

他伸手輕輕觸摸開始按鈕,眼前便浮現一行字。

第一章,新的一天。

張嚴的視角來到了一輛車內,他看著手上的合金鐐銬,以及前後座與司機阻隔的鐵條,立即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重刑犯?

對講機不停傳出吼聲,直升飛機的嘈雜也從窗外傳來。

一切如此平靜,卻又好像冇那麼平靜。

前排押送犯人的司機大叔不停的絮叨,絲毫不在意駕駛安全,問出個莫名其妙的問題,而張嚴眼前浮現了三個不同的回答選項……

他搖了搖頭。

順帶還吐槽了一句:“節奏好慢,開篇都不刺激,陳默這小子到底是在想什麼?”

張嚴耐著性子玩了下去。

有一說一,這款遊戲儘管建模和配樂都不錯,但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如果開局做不到給予玩家極大的體感刺激。

再加上操作模式不夠出彩,故事情節平淡。

註定會死在市場上。

儘管他和陳默關係鐵到穿一條褲子,但這畢竟都是事實。

張嚴強行打起精神,儘可能想要多玩幾分鐘。

但突然之間——

臥槽——

……

很快,張嚴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五小時後。

他揉了揉泛紅的眼眶,擦乾淚水,破舊荒敗的馬路,隨處可見的廢棄汽車、屍體,繁華的都市被野草、藤蔓纏繞……

末日的蕭條、淒涼、詭異。

彰顯的淋漓儘致。

喪屍不會吃掉同類,但人會。

為了活著我們失去道德、人性,為了著我們暴虐、陰狠。

但所有人都隻是為了見到明天的太陽。

這難道錯了嗎?

遊戲的巧妙也正在此處。

絕望的時代裡,除了人性的醜惡之外,亦有人性的光輝。

喪屍不殺喪屍,但人常常殺人。

可犯下殺人罪的李,卻告訴小蘿莉這樣一句話。

“對活人總是開槍也是不對的。”

……

張嚴,也就是玩家扮演的角色叫做——李,你脫下了手銬,救了小蘿莉。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人,又失去了很多人。大家掙紮著不肯與喪屍同流合汙,卻在人類社會中相互傾軋、審判,尋找生存的意義。

李讓小蘿莉克萊活著。

小蘿莉克萊讓李得到了救贖。

這是一款沉浸式互動電影遊戲,操作並不華麗、複雜,但也正是如此,才更加考驗設計師對故事情節的把控,對玩家情緒的牽動,對人性的考量。

自認大潤髮殺魚十年心如寒鐵的張嚴,此刻走出體感倉。

雖然尚未體驗完全部章節,但他還是忍不住爆粗。

致鬱,太尼瑪的致鬱了。

陳默你個狗!

儘管忍不住吐槽。

但這一刻,張嚴終於明白。

為什麼陳默會將遊戲稱為第九藝術。

果然。

天纔在成功之前,都曾被人們誤解為瘋子。

可預見的,這款遊戲接下來,將會對整個市場產生無與倫比的衝擊,陳默後續如果還能推出質量相差不多的作品。

足以在群狼之中撕扯下一塊肥肉。

並且隻要授權於自家虎臂直播平台。

那麼鵝廠控股的海鯊直播的打壓,將會悉數被粉碎。

哪怕對方願意投資、收購。

“但按照那小子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對老東家低頭呢?”

“雙方本來就不是一路人,怎麼可能走一路去?”

張嚴眼神愈發熾熱起來。

此刻已是清晨。

他躺在床上,卻久不能入眠。

始終回味著遊戲之中的場景。

終於,還是起身化身揚霧運動傳承者,本著“傳統的菸草是千年曆史,是回籠過肺的高超技藝”之理念,他點燃一支芙蓉王提神醒腦。

兩分鐘後,張嚴好了。

重新進入了全息體感設備。

……

“叮鈴鈴——”

急促的鬧鐘聲響起,陳默猛然睜眼起身,冇有半點拖泥帶水。

腦海裡清脆的提示音如期而至。

【叮,玩家張嚴產生5000點情緒值。】

【已自動存入。】

他淡淡一笑,想來這小子昨晚肯定被治癒了唄。

走進衛生間洗漱之後,陳默便立即抵達了電腦前開始忙碌起來,今晚九點《行屍走肉》準時上線,但並不意味著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如果一件事情能夠做到更好,哪怕多吃點苦。

他也樂意至極。

所以。

關於遊戲後續的宣傳這件事更是重中之重,除了讓張嚴在自家虎臂平台,找幾個體量大的主播試玩之外。

他還聯絡了不少遊戲視頻博主、以及遊戲測評師。

針對《行屍走肉》進行宣發。

宣傳成本加上製作時七七八八的費用結算,便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儘管這讓現在的陳默有些捉襟見肘。

但沒關係。

隻要佈局完成,接下來,這些付出都會千倍萬倍的還回來。

冇有人不喜歡錢,尤其是在貧窮的時候。

陳默這樣想著,在國內通用的蒸汽朋克遊戲平台,正式上傳了自己人生當中的第一款遊戲——《行屍走肉》

寂寥的清晨,略帶涼意的秋雨。

一個並不出名的設計師,一款小作坊製作式的遊戲。

一個傳奇的誕生。

一個故事的開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