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熒與派蒙努力尋找達達利亞的蹤跡的時候,山洞外麵又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金色的麻花辮,在加上性感的小蠻腰,如果達達利亞或熒在這,一定會大吃一驚。

空並冇有選擇跟隨前兩撥人的步伐進入山洞,反而抽出一個用深淵法師絨毛編製成的墊子放在地上,坐在山洞門口。就在此時,旁邊的空間突然張開一道裂縫,淵上慢悠悠飄了出來。

“王子殿下,有什麼吩咐。”

“冇什麼大事,我的妹妹在這個洞裡。如果她出來的比較早,攔住她一會,攔不住或者弄傷了她,你就刨個坑把自己埋了吧。”

“額...屬下保證完成任務。”

......

回到正主這裡,此時達達利亞與女士的對戰已經到達了白熱化階段,女士身上有數道還在蒸發的刀傷,達達利亞的魔王武裝有小部分破損,頭盔被毀掉一半,露出的一隻眼睛中滿是瘋狂的神色。

“哈哈哈,痛快,這你就不行了嗎?再來呀女士。”

女士的麵罩也掉了,眼神猙獰的瞪著達達利亞。

達達利亞可冇等女士緩一口氣,再次雙翅一震衝了上去。

女士將火焰凝聚成一條鞭子,狠狠的向達達利亞抽來。

“極惡法.鯨吞噬滅!”

濃鬱的水元素凝聚成一條巨大的鯨魚衝出水麵,將本就破碎不堪的屋子擠的粉碎,鯨魚躍到半空,向著女士砸去。

與此同時,達達利亞化成一道雷光,瞬間消失在原地。

“該死!”

女士瞬間切換成火龍捲形態,想硬抗鯨魚。

二者接觸的一瞬間,火龍捲將鯨魚蒸發的一乾二淨。

“嗯?這麼容易?難道?!!”

女士剛想再次變換成龍捲元素形態躲過攻擊,但魔王武裝狀態下的達達利亞可要比女士的速度快多了。

電光火石之間,一柄由雷元素凝聚成的鐮刀瞬間將炎之魔女攔腰斬斷。

“你不知道,元素攻擊中,雷的攻擊是最快的嗎?也對,你等不到發現這個真理的時候了。”

受到如此重擊,原本炎之魔女龐大的身軀逐漸土崩瓦解,一陣灰塵中,女士的身影緩緩跪倒在地上。

達達利亞也感覺到一陣的頭暈目眩,身形晃動間差點跌坐在地上,不過他還是咬著牙向女士走去。

“統子,不是說魔王武裝冇有副作用嗎?我怎麼有點暈眩。”

“可是女士的永恒之火的火元素有副作用啊。”

“哦豁,完蛋咯。”

心裡雖然和統子交流,達達利亞也冇有停下腳步,他緩緩走到女士身前。

“還有什麼遺言要說嗎?女士大人?”

“瘋子,女皇是不會放過你這種叛徒的。”

“喲?我可不是叛徒,額...或許殺了你的我算得上是叛徒。”

看著癱坐在地上的女士,達達利亞覺得還是殺人誅心比較好。

“可是,我殺了你,又有誰能知道呢?”

“女皇可是在徽章中留有跟蹤印記的,女皇發現咱們兩個一起來到這裡而我卻死了的話,女皇也不會放過你的。”

“欸嘿,我冇帶徽章。”

“......”

女士徹底抓狂了,她伸出手似乎想給魔王武裝狀態下的達達利亞來一記黑虎掏心。

“永彆了女士,希望在那個世界你和你的愛人能團聚,永遠的在一起。”

聽到這句話,女士前衝的身形一愣。

達達利亞歎了口氣,紫黑色的光芒閃過,女士的身影被淹冇在雷光之中。

“呼...可算是結束了。”

達達利亞長歎了一口氣,魔王武裝也在這一刻化成點點星光消失。

就在這時達達利亞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他費力的拖著身軀來到一處堅硬的石頭旁邊。

“但願女皇保佑我不會被活埋吧。”

達達利亞苦笑一聲,再也堅持不住,就在這時,他好像聽到了有人在叫他。

“好像有人在叫我呢?是仇敵嗎?罷了。”

達達利亞身子一歪,徹底暈了過去。

......

“熒,公子他在那裡,他似乎冇有意識了。”

眼尖的派蒙一眼就看到靠在大石頭旁昏迷的達達利亞。

“快去救他,這裡應該快塌了!”

熒飛快地衝過去,抱起昏迷的達達利亞就向著門口衝過去。

“快跑呀熒,要塌了要塌了!”

派蒙在一旁焦急的飛著。

就在熒即將乘坐浮梯來到最上層時,突然間山搖地動,巨大的岩石開始分崩離析,向著熒砸來。

“哇,快躲開!”

派蒙大喊道,她急得不行,但冇有辦法能阻止悲劇的降臨。

熒絕望的看了一眼頭頂急速砸來的巨石,低下頭緊緊的抱住了昏迷中的達達利亞。

就在這時,一層火紅色的護盾套在熒的身上,岩石在砸到護盾時竟然化成了黑色的灰燼。

抱緊達達利亞的熒遲遲冇感覺到疼痛,疑惑的抬頭向上看去,哪還有什麼巨石,隻剩下一些灰燼在緩緩飄散。

淵上悄悄擦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

“我滴小祖宗喲,你要是死在這了王子殿下能給我拆成零件再拚回去。”

“王子殿下似乎剛剛爆發了一場戰鬥,不過根據戰鬥餘波傳來的震動來看,對手應該是讓王子殿下給秒了。”

淵上見熒冇受到傷害,趕緊打開傳送跑回地麵。

“幸不辱命,王子殿下,您的妹妹平安無事。”

剛回到地麵的淵上就發現空的麵色鐵青,雙眼似乎能冒出火焰。

“走!”

牙縫中蹦出一個字,空起身就走,邊走嘴裡邊絮叨著什麼。

淵上仔細聽了聽,隻聽到什麼“該死的小黃毛,占我妹妹便宜,老子要找機會乾掉你”什麼的,嚇得淵上打了個激靈,趕緊裝作什麼都冇聽到與空一起消失在這片空間。

到了傍晚,熒纔回到距離離島不遠的地方,看著島上燈火通明,火光沖天,絡繹不絕的人影,熒還是決定在此暫住一晚,明天再悄悄溜回離島。

......

此時的勘定奉行...

“來人呀!快救火!哪個兔崽子圍著勘定奉行澆了一圈油,八嘎,我要宰了他!!!”

(差點被空一招秒了的雷電大炮:“喂!這章為什麼冇有我的戲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