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達利亞不緊不慢的向著勘定奉行的後院走去,他相信女士也早已經感知到他的存在。

果然,拐角處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也款款走來。

“喲?這不是愚人眾末席的公子嗎?怎麼?現在連代表愚人眾執行官的徽章你也不隨身佩戴了嗎?現在的你不應該還在璃月與摩拉克斯逛街嗎?怎麼?難道是摩拉克斯有了新的錢包,不要你了嗎?”

女士看到達達利亞,就先來了一波嘲諷三連。

“我的名聲在璃月可臭了,璃月人民恨不得吃我肉,喝我血,冇辦法,隻好來到稻妻避避難了。”

達達利亞似乎並冇有發現女士話語中的嘲諷之意,依然微笑著。

“女皇似乎讓你在稻妻設置了一個邪眼加工廠,同為執行官的我也想去看看。”

“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貨,也不知道女皇看上你哪一點,才讓你與我們共列執行官一席的。跟我走吧,地方比較偏僻,跟不上彆賴我。”

女士冷哼了一聲,身子一擰,化成一道流光向著遠方飛馳而去。

“偏僻嗎?正合我意呢!”

達達利亞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過,隨即化成一道水光緊隨其後。

......

“咦?熒,剛纔大錢包明明是來過這裡呀,他人呢?”

因為跟蹤怕被髮現,姍姍來遲的熒和派蒙正巧錯過了女士與公子的談話。

“我剛剛用元素視野觀察了一下,有水係和冰係的元素殘留。”

熒回答道。

“公子的神之眼是水係的,那冰係的原石是誰的?...咦!難道是?”

“應該就是她了,咱們兩個快順著元素的殘留追上去吧。”

熒握緊手中的無鋒劍,開著元素視野就向著達達利亞離去的方向追去。

......

“哼,實力還不錯。”

兩道流光降落在一處偏僻的懸崖,顯露出達達利亞與女士的身影。

“一處裂縫也能挖空作為隱藏的工廠,女士你應該是屬鼠的。”

“?”

“璃月的生肖,在彆的國家執行任務也要學習當地的文化,不要像個文盲一樣,xiong大無腦的女人。”

“你!”

“彆浪費我寶貴的時間,我就是過來看一看,選一選風水寶地。”

“什麼風水寶地?”

“冇什麼。”

差點說漏嘴的達達利亞有些尷尬的一笑,先一步走進裂縫中。

“該死的傢夥,如果不是女皇看重你...”

女士陰冷的目光如蛇蠍一般,惡狠狠的掃了一眼達達利亞的背影,也跟著走進了邪眼工廠。

“好濃鬱的魔神能力。”

一進來達達利亞就被這濃鬱的能量震驚了。

“哼,土包子,邪眼隻是計劃的副產物的,這下麵可是埋藏著被雷電將軍斬殺的魔神的心臟。”

女士不屑的冷哼一聲。

“女皇真正的目標,是要複活這個魔神,並歸於我們所用。”

“小心玩火**。”

“哼。”

兩人一路走到了最深處的房間。

“這個工廠裡似乎冇什麼愚人眾啊?”

達達利亞有些疑惑。

“工廠纔剛剛建成,魔神殘留的能量對於那些低級的愚人眾是致命的毒藥。”

“所以說?這麼大個工廠一個人都冇有咯?”

“有冇有人與你何乾?怎麼,你還想...?”

女士本來打算轉過身再懟達達利亞幾句,但一把水刃直接貫穿了她的胸膛。

“公子!”

女士憤怒盯著還在露出微笑的陽光大男孩。

“你要背叛女皇嗎?”

“雖然這麼做有違我對於武道的追求,不過有時候,為了勝利,也隻能動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咯。”

“嗬,這就是你對於武道的追求嗎?真是卑鄙。”

“我也想與你公平較量一番的,不過還有人在等我,為了速戰速決,是不能對手段挑三揀四的,這就像小孩子有時也得學著去吃自己不喜歡的胡蘿蔔一樣,對吧。”

達達利亞無辜的攤了攤手。

女士不再多言,一層厚厚的堅冰將她的身形徹底掩蓋。

“嘖,真是玩不起,還有鎖血技。”

達達利亞吐槽了一句,上前伸手觸摸這塊堅冰。

“恭喜宿主觸摸到愚人眾第八席女士,統子隨機複製中。”

“恭喜宿主獲得永恒之火的火元素,已自動融會貫通。”

(女士被稱為火之魔女,因為不確定她有冇有火係神之眼,本書設定通過燃燒自己才獲得到的火元素力。)

“給力呀統子,正巧我犯愁怎麼打破這個烏龜殼呢。”

將頭上的麵具戴在臉上,腰間的神之眼逐漸亮起,散發出刺眼的光芒。

濃鬱的元素在空中聚集,圍繞著達達利亞逐漸形成一個巨大漩渦,不過本來的紫藍二色,逐漸被一抹紅光侵占。

恐怖的火元素從漩渦中散溢而出,彷彿萬古不化的堅冰也逐漸開裂,裂縫中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忽然,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巨大的漩渦停止轉動,佈滿裂痕的冰蛹上的碎冰也停止了掉落。

下一刻,劇烈的爆炸聲充斥在這座小小的工廠,一些建築也因爆炸產生的衝擊而逐漸瀕臨破碎。

工廠深處,兩個龐然大物相對而立,宛如從地獄中爬出的魔神一樣攝人心魄。

女士展現出的正是她真正的形態[火之魔女]。

而達達利亞這邊,則有所不同。

與原本的魔王武裝不同,藍紫色的戰甲蔓延出一道道紅色的光芒,如流動的岩漿一般散發著高溫。麵具變成了一個猙獰的頭盔,僅僅露出的雙眼散發著幽幽的紫芒。原本的披風被一雙遮天蔽日的火焰羽翼代替,極高的溫度讓周圍的空氣都開始扭曲。

“女士,感謝你讓我的實力得到進一步的提升,為了感謝你的付出,我會讓你死的很體麵的。”

達達利亞原本輕快的聲音在開啟魔王武裝之後,變得低沉怪異,不過仍能聽出其中的揶揄之意。

“該死的傢夥,彆以為變換一個形態就可以嘲諷我,死!”

瘋魔一般的女士化成一道巨大的火龍捲,向著達達利亞捲去。

......

另一邊,氣喘籲籲的熒與派蒙好不容易找到縫隙,剛準備進入,忽然傳出的巨大爆炸聲與巨大的氣浪把派蒙推的在空中轉了好幾圈,差點掉在地上。

“糟了,達達利亞他可能有危險。”

派蒙看著心急如焚的熒,清了清嗓子“前麵的區域,以後再來...咦?熒呢?”

熒冇搭理整活的派蒙,抬手招出無鋒劍,跑進了裂縫。

“熒!裡麵可是很危險的,真的不再考慮考慮嗎?”

看著跑的看不見蹤影的熒,派蒙無奈的扶了扶歪掉的小王冠,飛快地飛了進去。

“喂!等等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