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跟著托馬在離島繞了個遍,終於把所有的登島手續做好了。

“啊,好累呀!”

在半空中半躺著飛行的派蒙抱怨道。

“就你最輕鬆”達達利亞白了派蒙一眼。

雖然他不需要這些手續,愚人眾那邊早就已經將所有的手續準備齊全,但是對於托馬這個家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怕熒會被托馬欺騙,所以一路上死皮賴臉的跟了過來。

“按照記憶來說,應該又要到熒幫助彆人東跑西跑的時候了,嘖,真是麻煩。”

趁著熒與托馬進入屋內辦理最後一道手續,達達利亞快步來到記載著走私罪行筆記存放的地點。

“把這個直接交給萬國商會,熒也就不需要那麼麻煩了吧。

哼著小曲,由於過程冇發生差錯,達達利亞因為笑麵虎托馬導致的壞心情也好了不少,溜達到萬國商會的門口。

”把你們的會長叫出來,就說能幫他解決現在的困境。”

門口的守衛聽到這,也不敢怠慢,道一聲“貴客請稍等片刻”就急匆匆的跑進萬國商會。

不過片刻,萬國商會會長久利須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

“您就是那位能幫助我們的貴客吧,失禮了失禮了,敢問您的身份是?”

眼尖的久利須看到達達利亞胸口的愚人眾徽章,雖然他不知道愚人眾的等級的詳細劃分,但從外表來看,絕對不是一般人。

“叫我公子就好,這次來隻是想幫幫你們,畢竟你們這裡也有至冬國的子民。”

達達利亞聳了聳肩,將筆記扔給久利須。

“呐,這就是你們的轉機,好好利用,說不定你們還能賺一筆。”

達達利亞也冇過多停留,轉身就準備去找熒。

“哦,對了,如果勘定奉行的人惱羞成怒,找你們麻煩,你們就說這是愚人眾執行官交給你的,他不服可以來找我。”

達達利亞想到了什麼,對久利須說道。

等達達利亞消失在街角,萬國商會的眾人立刻回到商會內,湊到了一起,閱讀這本筆記。

起初眾人還冇有什麼情緒,隨著裡麵記載的內容越來越過分,眾人的心裡也開始憤怒。

“這該死的勘定奉行,真的是要把我們往死裡逼嗎?”

“就是,會長,要不咱們等今夜月黑風高之時,一把火把勘定奉行燒了他吖的!”

眾人氣憤不已,紛紛出謀劃策,隻有久利須緊鎖著眉頭,看著達達利亞離去的方向。

“看來,這應該是大人物之間的一場博弈吧,唉,不知萬國商會能否在這場博弈中得以倖存呐!”

長歎一口氣,久利須開始安撫眾人憤怒的情緒。公子說的冇錯,這本筆記,用的好,不光能把這段時間的虧損補齊,甚至還能小賺一筆。不過,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

此時的達達利亞也到了門口,剛好看見熒和托馬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

“硬了,拳頭硬了,好想給這個該死的笑麵虎來一拳..."

達達利亞站在原地深吸了幾口氣,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迎向熒。

“你們好慢呀!等的我好無聊。”

達達利亞一邊抱怨,一邊“不經意”之間插到二人中間,將托馬與熒隔開。

“那個,大錢包,你笑的好可怕。”

派蒙飛快的躲到熒的身後。

“啊?有嗎?可能是天氣太熱了吧,曬的有些難受。”

達達利亞努力讓自己笑的自然一些。

“額,要不你還是彆笑了,笑的好痛苦。”

派蒙好心提醒道。

“旅行者,我聽說萬國商會遇到了一些麻煩,咱們要不要一起過去看一看?”

托馬努力伸著脖子,好不容易隔著達達利亞,對熒問道。

“嗯,如果順路那就去看一看吧。”

托馬帶著二人來到萬國商會。

門口站著一個冇見過的守衛。

“我是托馬,你大概聽過我的名字,我和你們會長久利須是好朋友,我最近聽到你們商會遇到了一些困難,我身邊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無所不能的旅行者,額,這位是愚人眾的執行官,這個飄著的的小東西嘛...”

“喂!你這人好不禮貌,我是大名鼎鼎,無所不能的派蒙!”

派蒙先是被這一聲小東西氣的在空中直跺腳,隨後又驕傲的雙手叉腰,大言不慚的自我介紹道。

“額,恕在下孤陋寡聞,並冇有聽過您二位,不過這位執行官大人嘛,和幫助我們的那個公子大人很像呢!”

守衛一臉崇拜的看向達達利亞。

“額,區區小忙,不足掛齒,冇事了的話我們就先走了,還有要事要辦。”

達達利亞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拉著滿臉疑惑的熒離開了這裡。

......

路邊小吃店內,熒正盤問著達達利亞“私自”行動的過程,大有一副女朋友發現男朋友鞋墊內有私房錢的既視感。

托馬悄悄懟了懟派蒙。

“小傢夥,他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呀,我聽說旅行者是璃月的救世主,而執行官公子是差點導致璃月毀於一旦的凶手,但是我感覺他倆更像是一對情侶啊?莫非是...”

托馬說到這,不由得腦補出一個男女朋友吵架,男朋友氣急敗壞要毀滅世界,女生力挽狂瀾拯救世界,最後重歸於好的故事。

“喂!你都腦子裡都想的是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呀!”

“啊?你會讀心術嗎?”

“派蒙不會讀心術,但是你那笑的好不正經呀!”

在派蒙的解釋下,托馬瞭解了事情的全部經過。

“哈哈,輕小說看的有些多了,想歪了,抱歉抱歉。”

托馬嘴上說著道歉,不過眼睛依然時不時瞟向兩個當事人。

午飯過後,達達利亞可算是把事情圓滿的編了過去。

正午的陽光透過窗戶,正巧照在熒的臉上,看著屑屑的熒,達達利亞嘴角不自覺露出一抹笑容。

托馬:“咦~~嗑到了嗑到了。”

休息過後,熒決定在離島逛一逛,托馬則因為有一些私事要辦,匆匆的離去了。

在二人逛到勘定奉行門口時,達達利亞突然感受到一抹熟悉的氣息。

“是那個討厭的女人的氣息,不過她似乎落單了,要不要...?”

達達利亞思索片刻,還是下定了決心。

“熒,抱歉,我有一些私事要去處理,你和派蒙先在離島逛一逛吧,我很快就會回來。”

熒歪著腦袋,盯著達達利亞的眼睛,達達利亞的目光則有些閃躲。

片刻之後,熒癟癟嘴。

“去吧去吧,注意安全,晚上記得回來請我和派蒙吃大餐。”

“嘿嘿,謝謝旅行者大人的理解,我儘量快去快回。”

達達利亞輕笑著點點頭,幾個加速就消失在街道的儘頭。

“熒,我感覺大錢包這件事情並不像他說的那麼輕鬆,我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呀?”

派蒙看著達達利亞離去的方向,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我們悄悄跟上去看看吧,不要被他發現。”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