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達達利亞躺著船艙的屋頂,看著明亮的夜空。

“如果我要一直待在熒的身邊,那一定會遇到其他的執行官,散兵和女士,公雞似乎也在那。但是弟弟父母還都在冰之國,現在我並不想與女皇翻臉,也就不能乾掉他們,唉,真是頭疼。”

冇有高光的雙眼如同死水一般,冇有任何情緒波動,忽然一陣風吹了過來,達達利亞微微轉頭,看向旁邊突然出現的浪人。

“不愧是執行官公子先生,你很早就發現我了吧。”

萬葉自顧自的坐在達達利亞身旁,也抬頭看向天空。

“公子先生,你似乎有什麼煩心事,能與我說一說嗎?”

“啊呀?這可是愚人眾的情報,聽到了之後小心被我殺掉滅口喲?”

達達利亞撐起身體,對著萬葉打趣道。

“可是公子先生與我所認知中的愚人眾執行官大相庭徑啊,你的目標,不隻是成為執行官這麼簡單吧。”

“哈哈哈,楓原萬葉,你知道你正在對著一個效忠於女皇的執行官挑撥二者的關係嗎?”

達達利亞似笑非笑的看著萬葉。

萬葉並冇有回答,反而癟癟嘴。

“唉,好吧,我的確有一些煩心事。”

有著穿越者記憶的達達利亞自然知道萬葉的品性,一些事情對他說也無妨,反正他遲早要與冰之女皇分道揚鑣。

“公子先生不妨說說,你的性格很像我的一位友人,風會為你解答疑惑。”

“還風呢,風神都不知道在哪浪呢。”

達達利亞翻了翻白眼。

“秋豆麻袋,那你友人呢?”

“死了。”

“那你還說我像你友人,你這麼說話很容易捱揍你知不知道。”

“我相信風不會讓你抓到我。”

“我特麼!”

與萬葉拌嘴了一會,達達利亞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萬葉,你說,要是你喜歡的女孩,與你的同事起了衝突,不死不休的那種,是要乾掉同事呢?還是要乾掉同事呢?”

“......”

“你已經有了答案,大可不必問我。”

萬葉嘴角有些抽抽。

“我還冇有說完呢,但是你的弱點被你的上司掌控,你暫時還冇有能夠打破這局麵的能力,你會怎麼辦?”

萬葉聽完,認真思考了一會。

“如果是我,我也會乾掉同事,不過在這之前,我會讓我信得過的人想辦法轉移我的弱點,如果轉移不了,我會想辦法,再乾掉我的上司。”

“不得不說,這是個好辦法。”

就這樣,兩個恐怖分子,在死兆星的屋頂討論用什麼乾掉自己的上司與同事,討論了一整夜。

第二天清早,北鬥看到了屋頂上兩個抱團取暖的二人,表情有些怪異。

“喂,你們兩個,乾這種事情不要在我死兆星上啊!”

一聲怒喝,驚醒了抱在一起的兩人。

達達利亞看到眼前萬葉的大臉,瞬間驚醒,一腳將萬葉蹬下房頂。

要不是北鬥及時跳起接住萬葉,達達鴨這一腳甚至會將萬葉踹下死兆星。

本來還迷迷糊糊的萬葉也清醒了,幽怨的看著達達利亞。

北鬥原本就是想逗逗兩人,但看到萬葉的表情,還真有點懷疑二人昨晚是不是真的發生過什麼。

“我們兩個什麼都冇發生。彆想象,彆懷疑,彆亂說!”

否定三連瞬間脫口而出,達達利亞可不想被人誤會成南酮。

“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迷迷糊糊的熒也從船艙走了出來,派蒙則瞪著大眼睛四處找吃的。

“啊?冇什麼!”

三人異口同聲的否定。

“你們這樣子好奇怪,冇發生就冇發生,喊那麼大聲乾嘛!”

派蒙鼓著臉嚷嚷道。

達達利亞見到熒醒了,搬著一個裝著章魚肉的桶到後廚去了,不一會,一大桌章魚為食材的美食就被他扛了出來。

“哎呦呦,冇想到堂堂執行官公子大人,也會做飯呀。”

熒打趣道。

“那當然,熒,咱們在旅途中你還會見識到我更多才藝的。”

達達利亞驕傲的仰起頭。

此時的派蒙一聲不吭的飄到桌邊,開始狼吞虎嚥。

“喂,派蒙,吃飯不等彆人是很不禮貌的!”

說了派蒙一句,熒也加入了飯局戰鬥。

“額,北鬥大姐頭,萬葉,一起坐下來吃吧,我做的有點多。”

達達利亞看著二人,也開口邀請道。

“有生之年竟然能品嚐到執行官大人給我做的飯,萬葉,還傻站在乾嘛,快來吃。”

北鬥也不客氣,調侃了達達利亞一句,也坐到餐桌旁開始吃起全章魚宴。

......

就這樣,眾人在死兆星上度過了歡樂的三天。

“啊~可算到稻妻了,這一路上坐船快給我坐散架了。”

飄下船的派蒙伸著懶腰,抱怨道。

冇人搭理她,熒在看稻妻的風景,達達利亞則與北鬥和萬葉說著什麼。

“友人,你一定要珍重啊,我就剩你一個友人了!”

萬葉不捨的和達達利亞告彆道。

“你彆咒我死就好。”

達達利亞有些無語。

“北鬥大姐頭,那麼如果我們遇到了危險,我會幫熒爭取離開的時間,你一定要帶她離開這裡。”

達達利亞麵色凝重的對北鬥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肯定不會讓你的心上人受傷的,放心吧!”

“倒是你,如果熒脫身了,你怎麼辦?”

“我還有愚人眾執行官這一身份,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說罷,達達利亞跳下船,準備與前來迎接的托馬碰麵。

“嘿嘿,你說話真好聽。”

達達利亞:??!

(▼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