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熒,我的表現還不錯吧。”

(*๓´╰╯`๓)♡

“一般一般吧,比我差那麼一丟丟。”

緩過神來到熒,雙手叉腰,一臉不屑的回答。

“可是,熒,你剛纔看大錢包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呀?莫非?誒嘿!”

派蒙小大人一樣飛到熒麵前,打趣道。

“好呀應急食品,明天就給你燉了!”

熒伸手抓住派蒙,使勁兒揉了幾下。

“派蒙知道錯了,憋揉了~”

北鬥看著嬉笑的三人,不好意思的走上前,輕咳了一聲。

“那個,公子先生,冇想到你的實力會這麼強大,那個,能不能麻煩你把這個怪物分解一下,不然不太好放在甲板上。”

聞言,達達利亞輕輕點頭,將手中類似於章魚一樣的怪物刷上高空。

“破綻,燒凍雞翅。”

龐大的怪物軀體被水刀分割成數塊,下方的船員早有準備,用一個個竹筐將肉塊接住,堆放在一起。

達達利亞慢悠悠的飄落到甲板上,一揮手,魔王武裝化成紫色的點點星光消失在空中。

“咦,達達利亞,你這次魔王武裝為什麼冇有受到反噬呢?”

熒本以為達達利亞強行發動魔王武裝後身體會更加虛弱,但達達利亞麵色紅潤,顯然冇有受到影響。

“哈哈,悄悄告訴你,在黃金屋時候我的反噬就是裝的,要不然你打不過我,冇辦法去璃月救場那不是很尷尬嗎?”

看著還是有些懷疑的熒,達達利亞撓撓頭。

“要是那你問我為什麼這麼做的話,那隻有一個原因,我還挺喜歡你的,你還能找出第二個嗎?”

達達利亞厚著臉皮把日後淵上對熒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聽到這話,熒本來白皙的小臉肉眼可見的變得通紅,一溜煙跑進船艙,將門緊閉,連跟屁蟲派蒙都冇來得及跟上。

正巧路過三人的北鬥,聽到了這句話,倒是走到達達利亞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錯嘛,公子先生,我對你的看法倒是改變了一些,敢作敢當,不錯!以後我的船你可以半價乘坐。”

隨後又一臉姨母笑的離開了,走的時候眼尖的達達利亞看到北鬥將一個貼著符咒的海螺拿了出來,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講些什麼。

與此同時,站在海港望著死兆星離去的凝光,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個海螺,貼在耳邊,聽著聽著,也露出同款姨母笑。

(由於旅行者提前前往稻妻,所以就冇有後麵與申鶴的相遇,群玉閣也就還冇有重建,更冇有碰見戴因斯雷布和哥哥,以後會寫。)

“按目前情況來看,達達利亞也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麼十惡不赦。這樣也好,與北國銀行的關係也能緩和一下。”

達達利亞看著眼前不知所措的派蒙,露出一抹壞笑,趁著派蒙不注意,一把抓住她的後脖頸。

“喂,大錢包!你乾嘛!”

達達利亞隻是想試一試統子的功能,拎著派蒙晃了一陣後,就把派蒙扔到一邊。

“統子,怎麼樣,我今天應該觸摸三個人了吧,熒,北鬥,還有派蒙。”

“宿主,熒和派蒙都能夠複製,不過是北鬥碰到的你,而不是你主動觸碰到她,所以不能作數喲。”

“唉,就知道你不靠譜,那麼就來抽一下試試手氣吧。”

“好嘞,統子先給你複製熒的。”

“咦?這是什麼東西?恭喜宿主複製成功,元素神之心。”

“神之心?熒她怎麼會有?”

達達利亞一愣。

“宿主,統子剛剛把這個物品上傳到雲端,問了好多見多識廣的深資係統。”

係統跟達達利亞娓娓道來。

“這個也是神之心,但是更像是一種純粹的容器,它能容納七種元素,當七種元素集齊,熒可能就會變成提瓦特第八神,亦或成為......”

“成為什麼?”

“天理”

“???”

“不過這還有另外一個條件,就是要將另一枚神之心擁有者殺死,並吸收他的力量,那枚叫做,深淵神之心。”

“另一個擁有者,難道是?”

“嗯,熒的哥哥,空。”

統子將達達利亞冇說完的話接了下去。

“那她們兩個是天生就有這個神之心嗎?”

“恐怕不是喲,這很有可能是當時天理將她們兩個封印之後,植入的,可能空都不會知道吧。”

“這有點像,養蠱?”

“從原理上來講是冇錯的。”

達達利亞深吸一口氣,然後長歎出來。

“這個穿越者的記憶並冇有講這麼多呀,資訊量太大了,容我緩緩。”

“宿主,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隻能說與穿越者的記憶有些地方相吻合,並不代表提瓦特的曆史會隨著穿越者的記憶而繼續。”

達達利亞找到一個冇人的角落坐下,靠在圍欄上,有些頹廢。

“不要垂頭喪氣哦宿主,你還有統子呢,有我的幫助,你遲早成為這片大陸最強的存在,到時候你讓天理給你倒洗腳水都行。”

“好好好,我懂了,如果她將要成神明,或者她的敵人是神明,那我可要努力了,單靠現在的實力,是遠遠不夠的。”

達達利亞實際搖了搖頭,又用手搓了搓臉,再次站直的達達利亞,又恢複到曾經的陽光。

“我肯定會成為最強的存在的,畢竟我可是在不斷變強的達達利亞啊!”

“好耶!宿主恢複的心態過來了,為了表揚宿主,統子決定再給宿主一次自選複製的機會。”

“謝啦統子,那麼久把派蒙能複製的調出來吧。”

“好嘞宿主,派蒙可複製的技能有,無底洞的胃,到處惹事的嘴,掌控時間(殘缺),掌控空間(殘缺),物品有紙尿褲,地脈之皇冠......媽耶宿主,這派蒙是真大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