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藍星,有一個名為原神的“治癒遊戲”,此時,正是裡麵的角色“公子”的再彆冬都複刻。

藍星華夏,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在苦苦攢了三個月的原石與聖遺物,終於等到了公子複刻,金光顯現的那一刻,他繃不住了。

“我叫達達利亞,是個殭屍~”

......

“我辛辛苦苦給公子,刷了兩個月的水套,追憶套!為了一個暴傷頭,我刷到半夜兩點多。”

“我逐月節,我一髮卡池都麼抽啊,珊瑚宮心海,我碰都麼碰一下子啊!”

“公子啊!公子啊啊啊啊~啊~er!”

一口氣冇抽上來的有痔青年,嘎一下抽過去了。

與此同時,在黃金屋重傷的公子踉踉蹌蹌的向著孤雲閣跑去。

“強行發動魔王武裝對我來說負荷還是太大了。”

“這個小島還不錯,我就在這裡看這場好戲吧。”

看著海麵上高大的奧賽爾,達達利亞在不遠處的小山包旁坐了下來。

(以下就是劇情,我就不水了。)

“嘖,被團滅失敗了,接下來就是被仙人封印了嗎?還是冇有逼迫岩神現身,真是失敗啊!哦呦?有轉機?”

達達利亞看著天空中被團滅的愚人眾,毫無高光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忽然,奧賽爾幾個頭一起在半空蓄力。一個蘊含的恐怖魔神能量的巨大水球向著遠處的群玉閣發射。

“這下,岩神總會沉不住氣了吧。”

輕蔑的笑了笑,達達利亞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忽然身後傳來轟隆隆的破空聲。

“???我焯,什麼情況(゜ロ゜)”

達達利亞望著飛到奧賽爾頭上的群玉閣。

隨著熒將專武無鋒劍插入群玉閣中,龐大的群玉閣從天而降,砸在奧賽爾身上,激起了一片巨大無比的海浪。

“璃月七星是瘋子嗎?這麼大一個群玉閣說不要就不要了?”

巨大的海浪瞬間吞冇了這座小島,同時也將島上重傷的達達利亞衝的無影無蹤。

.........這是一條嚴謹的分割線。

“嘶~好痛,我這是在哪?”

青年在一個棺材中甦醒了過來。

“鐘離先生!你撿回來的小橙毛醒了!”

一個平平無奇的少女在屋外看見少年的甦醒,跑了出去。

青年的記憶似乎有些混亂。

“我是達達利亞?不對,我不是達達利亞?那我是誰?”

(設定是穿越靈魂冇奪舍公子的靈魂,變成記憶融合了。可以理解成擁有原神整個遊戲記憶的達達利亞。)

門外,一個年輕人拎著鳥籠子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孩。

“公子先生,你冇事吧。”

鐘離看著有些不對勁的達達利亞,開口道。

“冇什麼事,應該是你把我救回來的吧,鐘離先生。”

“如果冇有其他人在孤雲閣海灘旁撿到你的話,那麼應該就是我了。”

“麻煩你了鐘離先生,以後賬單隨便往北國銀行郵就行,我全額報銷。”

“哦?那麻煩公子先生了。”

二人又寒暄幾句,達達利亞就以受傷頭暈的藉口把鐘離支走了。

“這個傢夥的記憶還挺有意思的,鐘離就是岩神嗎?那我這麼蹦噠還冇有被打死,真是萬幸呢!”

達達利亞有些後怕,在臨行前他從冰之女皇口中得知,摩拉克斯被尊稱為武神的原因。

“可是我接觸鐘離這麼長時間,他的脾氣很好啊,一點都不像女皇形容的那麼暴力。”

左思右想想不通的達達利亞,將這一切歸為穿越者記憶裡麵所提及的磨損。

“這個傢夥好像還帶來一個東西,好像是叫做,係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