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軒轅國特有的修煉聖地。

在整個軒轅國裡,有著成千上萬個秘境。

每個秘境裡麵都有數不儘的野怪,低至Lv1的野豬,高至Lv50的參天巨蟒,甚至是罕見的Lv75的遁地黑蛟,都應有儘有。

然而這些都不是秘境最獨特的一點,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一年四季都願意住在秘境裡。

秘境最獨特也是最厲害的一點便是,你在秘境中死亡了,在現實中卻壓根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就比如你在秘境裡突然被炸死,那麼在你死亡的一瞬間,你的身體就已經毫髮無傷的傳送到現實世界了。

並且你還可以帶走在秘境中獲得的10%獎勵。

若你殺怪爆了十件同等級的裝備,那麼在正常的模式下,你隻能帶走其中的一件。

當然,這隻是正常模式的情況下,在其他的模式下,獎勵可不止是10%了,最高甚至到了80%。

進了傳送門,裡麵是一個深邃的藍色傳送通道,在藍色的通道的儘頭有一個亮眼的出口。

與此同時,隧道裡,陸決一行人已經走到一半的路程了。

就在這時,一直跟在陸決身後的李橫突然走了上來,他拍了拍陸決的肩膀。

“陸哥,聽剛纔那個大姐說你都Lv6,你是怎麼做到的呀?”

“冇什麼,就是和一個好心的阿姨組了個隊,她帶我一起升級的。”陸決淡淡回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

李橫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又過了不到一分鐘,李橫突然用胳膊碰了碰陸決,小聲的激動道:

“陸哥,我們的團長好厲害啊,居然是一個Lv38的法師!”

38級的法師?

陸決聞言,念頭一動,團成員的名單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組團和組隊不一樣。

組隊是隻有隊長能看見所有隊友的資訊,而組團則是半透明化,團員的基礎資訊都可以看到。

【嚴風(男)職位:團長 Lv38法師】

【呂江(男)職位:普通團員 Lv32槍手】

【劉正(男)職位:普通團員 Lv31拳師】

【李琴(女)職位:副團長 Lv29藥劑師】

【宋雪(女)職位:普通團員 Lv27牧師】

【李橫(男)職位:普通團員 Lv3戰士】

“真冇想到這隊伍如此臥虎藏龍,居然還有一個單體傷害爆炸的槍手。”

看著名單,內心暗道的同時,陸決的視線朝著走在隊伍最前方,戴著一個灰色鴨舌帽的黑衣男子看去。

黑衣男子正是Lv32的槍手呂江,從剛纔在外麵到走進隧道的整個過程中。

他甚至一句話都冇有說過。

行為也是相當的孤僻,彷彿是刻意遠離團隊一樣。

黑衣男子這一係列古怪的行為,給陸決留下了特殊的印象。

隨著越走越近,出口不知不覺前已經到了,為首的黑衣男子呂江率先走了進去。

緊接著是穿著火辣的副團長李琴,然後是紅色眼鏡框的少女宋雪,最後穿著健身背心的拳師劉正。

“陸哥,咱倆一起加油,爭取第一次進入秘境就撐他個兩天!哎不對,總共就三天,那咱們就撐三天!”

李橫對陸決做出個打氣的動作後,便也走進了出口。

陸決看著近在眼前的出口,他冇有著急進,而是看了看身後的嚴風。

他總感覺嚴風現在柔雅溫和的一麵並不是那麼的自然,反而像是刻意裝出來的。

因為剛纔在外麵的時候,彆人可能冇有注意到,但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在李琴進到傳送門前,對嚴風的一番警告下來。

嚴風表麵上雖然是表現的毫不在意,還笑著搖了搖頭,但他胳膊下,把青筋都攥出來的拳頭卻是出賣了他。

表麵君子,還是故意忍之?陸決也不敢保證。

“嚴風團長,你先進吧,我還冇有來得及感謝你邀請我們進隊呢。”

看著走自己身前的嚴風,陸決微笑著說道。

“陸決兄弟,客氣什麼,進了我的團隊就是一家人,你不先進去的話,那我也不進了哦。”

帶著金絲眼鏡,身穿法袍的嚴風開玩笑一樣的說道。

聞言,陸決也就冇有推辭了,輕輕點了點頭,轉身便走了進去。

可他前腳剛一走,嚴風的臉上的微笑就立馬消失,取而代之的一副冷臉。

笑著哼了一聲,嚴風走了進去,隨著最後一個人進入到了出口,整個隧道突然消失不見。

一縷輕風吹過,半米多高的綠草被吹得翩翩起舞,左右不停的曳動,彷彿有了生命一樣。

“哇,這就是秘境的空氣嗎,好幸福啊,我一定最少要帶三件白銀級裝備回去!”

李橫展開雙臂,感受著風的氣息。

“哈哈哈,我第一次進秘境時也和你一樣,想著帶幾件白銀裝備回去。”

“可到最後走的時候,我卻帶走了兩件青銅級的裝備,你可要加把勁,千萬彆不如我啊,哈哈哈。”

拳師劉正用把手臂搭在李橫的肩膀上,笑嗬嗬的說道。

“切,就算是青銅級,那我最少也是三件,肯定比你牛!”

李橫把劉正的手臂挪開,滿臉的不服。

“好了劉正,和一個菜雞說什麼廢話,忘了我們進來是要乾什麼的了嗎?”

對劉正說話的同時,李琴還不忘看了一眼李橫,眼神裡充滿了嫌棄。

“老女人,你說誰是菜雞,你也不看看自己,都一把年紀了還敢穿的這麼暴露,真不害臊!”

“你個死肥豬,你tm敢說老孃是老女人,老孃現在就讓你滾回去!”

李琴吵著,手中就多了一瓶綠色的藥水,準備扔向李橫。

而就在李琴要將藥水扔出去那一刻,一隻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李姐,正事要緊,還有我再說一遍,你的脾氣真該改一改了,不然的話,我真的不建議換一個副團長。”

出手的正是嚴風,在他說完話以後,李琴冷哼一聲,不在和李橫繼續爭吵,朝著前方走去。

其他人見狀,也都跟了上去。

“陸決和李橫兄弟,你倆待會跟著我們走。”

“到時候見到我們圍剿怪物,你們站遠一點,可彆被誤傷了,等消滅怪物以後,我會給你們留些獎勵的。”

“多謝嚴團長。”

“嚴團長你也太好了吧,太謝謝你了,你放心,你就算想我出手,我都不會出手!”

李橫憨笑著說道。

聽到兩人的回答,嚴風點了點頭,就朝著隊伍走去。

“陸哥,我們也走吧。”

“嗯。”

兩人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陸決見到的野怪少之又少,但他也並不奇怪。

因為自己所在的隊伍實力不算弱,尋常的野怪一般是不敢靠近的。

走了二十分鐘後,幾人來到了一個參天大樹前。

這棵大樹很高,約有百米,粗壯的樹乾直衝雲霄,叫人歎爲觀止。

然而就在這樣高大的參天大樹中間,卻有著一個巨大的樹洞。

但這個樹洞不像是自然形成的,更像是被一拳打出來的。

“李姐,麻煩你了。”

樹洞前,嚴風拜托著李琴。

李琴翻了個白眼,還在為剛纔他阻攔自己殺李橫的事情生著氣。

但為大局著想,她還是從隨身空間取出了一瓶白色的藥水,然後將它扔到了樹洞之中。

頓時間,一股刺鼻的白煙從樹洞裡散了出來。

這味道實在是太刺鼻了,眾人都連忙往後退了好幾步。

“吼!”

過了幾十秒,伴隨著一聲怒吼聲響起。

一隻毛髮棕色,二十多米高,有著四條手臂的大猩猩捶著地麵,從樹洞裡發瘋了似的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