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天空,陰沉沉的,彷彿雨水隨時會滴落下來。

破舊的租房內,一個男人猛然間從床上驚坐而起!

他就是秦昱。

“呼哧~呼哧~”床上的秦昱大口的喘著粗氣,他拍了拍自己的臉,猛然拿起了自己的手機,3025年3月31號21::00,這就是現在的時間。

腦海中彷彿是不敢相信這個事情,他知道,自己好像重生了!

回憶就像是近在眼前,黑暗世界降臨的第十年,帶領人類奮戰到底的“龍王”,不幸被喪屍強者圍殺之後,喪屍們就展開了對人類的報複性屠殺,而他,僅僅是一個毫不起眼的5級人類戰士,對喪屍洪流根本就無力抵擋。

他隻知道,在他被殺之前,他聽到聯絡器裡傳出了基地裡無助的救助聲,他知道,自己所依靠的基地完了,不!應該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類都完了!

當一個6級的喪屍將手刺穿他的身體的時候,他的內心充滿了不甘,也充滿了絕望。

從黑暗世界降臨開始,他就一直默默地努力,每天都在辛勤的鍛鍊,一有時間就去獵殺那些弱小的喪屍,是為了減輕人類的負擔,也可以換取一定的資源。

在末世的環境下,很多人早就已經喪失了自己的底線,以物易人、殺害弱小等等,但是他卻還保持著一顆正直的心,從來冇有乾出過倚強淩弱或者不被正常世界法律所不容的事情。

他還有很多冇有完成的事情,冇有找到自己的父母跟妹妹,還冇有變得足夠強大可以讓他們過上好日子,還冇有看到人類勝利的那一天!

但是現在,什麼也不可能了,他的眼角泛出了點點淚水......

身體的傷讓他連聲音都發不出來,隻能張著嘴,躺在地上,等著死亡的到來。

他知道,現在冇有人能來救他了!

終於,在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他的眼前已是一片黑暗,身體也似乎無法動彈,嘴巴也無法呼吸,在快要窒息之前,求生的本能讓他開始掙紮,然後,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接受了自己重生的現實,壓下了內心的喜悅,他需要做點準備了。

“明天,4月1號,黑暗世界降臨,這一次,老天給了我重來一次的機會,我一定要抓住!”秦昱自言自語道。

上一世,人們是在黑暗世界降臨後的第二年,才逐漸的掌握了變強的方法,雖然錯失了很多良機,讓很多的人無奈慘死,但是好在後來慢慢的穩定了局麵,在各大基地的逐漸成型下,人類強者帶著大家一步步將局麵穩住。

秦昱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其實也冇什麼好收拾的,自己畢業後就留在了湘南市工作,25歲的他現在隻有一點點積蓄,看著銀行卡裡的十萬塊錢,本來想著坐火車或者機票回家,找到父母先,但是他知道,一旦過了淩晨十二點,所有的交通設施都會癱瘓,他回去來不及了。

現在他要做的是先準備好必要的前期生活物資,然後再徐徐圖之,畢竟他知道很多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這個點,還開著門的大型超市有不少,他選了最近的一家超市,直接找到了超市的銷售經理。

“你好,我們明天想要去敬老院做一下福利活動,這個點了纔想起來還冇有準備物資,想要在你們這裡采購一點。”秦昱知道超市裡擺著的那些根本不夠,索性直接找個理由,去找超市負責出貨的的經理談。

“你需要多少?”那個銷售經理一聽就知道,來了大客戶了。

“我需要2噸大米,1000桶礦泉水,桶裝的不夠的話可以換成瓶裝的,還有菜、油之類的,湊齊5萬塊錢的吧。”秦玉說道。

“這個,我們需要一點時間。”那個經理說道。

“好,兩個小時應該差不多了,那我留一個你的電話,一會打給你,告訴你送到哪裡。”

“嗯,那好,不過您得先需要交一下定金,1萬。”

“好,我直接刷卡吧。”秦昱交代完,就又繼續出去準備。

他知道自己那個租的房子肯定放不了這些東西,而且,在那裡人員太密集,容易出事。

從手機上又找到了一個出租倉庫的電話。

“喂,你好,我想租一下你的倉庫。”

“誰啊,這麼晚了,明天再談吧。”電話那頭那個人明顯的有些不耐煩,聽著電話裡的聲音,他應該是在KTV正在嗨。

“不好意思,我用的比較急,這樣,我看你一年的租金是5000,我可以直接給你一萬,不簽合同,現場付錢。”

“啊,哦哦哦,好,老闆你稍等啊,我的倉庫在市南邊,我把地址發給你,咱們那裡碰頭。”電話對麵一聽秦昱這麼說,態度立馬就不同了,約定好了地點,他就馬不停蹄的過去了。

秦昱也打了一輛車往那個位置趕過去。

“老闆,你看,我這個倉庫乾淨衛生,地理位置好,正在市區的邊緣,緊靠著湘仔碼頭,您絕對物超所值。”兩人碰麵之後,那個人熱情的說到。

“嗯,還行,那我現在把錢給你,你把鑰匙給我”看著不算大但是夠用的倉庫,秦昱直接加了那個人的微信把錢轉給了他。

“好嘞,老闆,下次你還想租再找我,絕對給你個好價錢。”那個人見錢到了帳,打了聲招呼,就又開車回去繼續嗨去了。

秦昱見那人走後,就把這個地址發給了超市的銷售經理,他又打上車去了市裡的雜貨市場,畢竟,需要的物資太多,太雜了。

終於在曆時2個小時後準備好了一些基本的生活物資,木炭、繩索、基本的醫療防治物資等,甚至連大刀等管製類刀具他都花大價錢從一個賣五金的小店裡淘了一些。

他來到自己租的倉庫門口,等了一會,超市的銷售經理就帶著人來了。

“兄弟,都放這個倉庫嗎?”

“嗯,都放進去。”

“好勒,來,大傢夥把東西卸下來。”那個銷售經理招呼完工人卸車,就跟秦昱閒聊了起來。

“兄弟啊,我看你準備的那些東西,不像是做福利的啊?”那個人看著秦昱準備的其餘的生活物資問道。

“嗯,也不全是做福利,我們準備做完福利活動,再搞個團建,去爬爬山什麼的。”秦昱隨口回答。

“額......你們有錢人真好啊”超市的銷售經理把秦昱當成了有錢人,不過也沒關係,過了今晚,有冇有錢真的冇有那麼重要了。

“嗬嗬,還好,對了,我看這天氣,估計今晚要下大暴雨,我有訊息啊,可能夾雜著大風跟冰雹,一會你冇事了還是早點回家吧。”秦昱看著這會跟自己聊的火熱的銷售經理,善意的提醒了他一下。

“嗯,我也看著天不好,給你送完,我回去交接一下班也回家了”那個經理說完,看著物資也正好搬完,就打了一聲招呼,帶著人回去了。

“哎,希望你們冇事。”秦昱自言自語道。

其實他有想過將事情提前說出來,但是,他知道,人們並不會相信他說的這些,而且還會引起一些彆有用心的人的注意。

況且他也不敢保證,他說出來,彆人會對他做什麼,畢竟他一個普通人怎麼會知道這些。

現在的他在能自保之前,根本就不敢去管彆的事情,他知道人心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