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敞的官道上,幾人騎著快馬急速飛馳,山川林海在他們眼前掠過,他們無暇欣賞路上的風景,連續的趕路讓幾人都顯露出的絲絲疲態,聖旨在上讓他們不敢耽擱,終於都城的城門逐漸在眼前顯露。一個其貌不揚的護衛轉頭看向沈珩:“大公子,我們快要到了。”

沈珩聽見聲音,轉頭看向他,他看著自家弟弟頂著這張普通,又陌生的臉怎麼看怎麼違和。這上都城又不是好事,還非要跟來,也不知道二叔和爺爺是怎麼答應的。沈珩轉頭對他說道:“我們先去驛館整理,隨後進宮麵見陛下。””另外,以後在都城,你就叫沈修。”“是,大公子。”沈珩看著恭恭敬敬答話,半分看不出本色的沈清一陣新奇。

紫宸殿內,蕭衍麵色冰冷地看著遞上來的奏摺,金吾將軍劉之寒,大理寺卿周大人,刑部尚書宋大人跪在書桌前的空地上不敢出聲。

劉之寒微微轉頭看向兩邊的同僚,開口道:“回皇上,奉陛下之命。末將協同刑部,大理寺一起探查群芳樓。共清理出三十五具屍體。除十個賓客,其餘群全為群芳樓的人。但因火勢太大,燃燒時間太久,群仙樓已經被燒的麵目全非。經探查發現,群芳樓周圍都是易燃之物。” 周大人停頓片刻後,硬著頭皮開口:“然,除此之外,因何起火,臣等還未有頭緒。”

蕭衍聽後“啪”地一聲,把奏摺拍向桌麵。

“未有頭緒?”“金吾衛夜夜巡邏,這都城還能起這麼大的火,死了這麼多人。而你們,你們一起查了幾天,就告訴朕未有頭緒?你們是乾什麼吃的?這麼多天冇有進展,你們都城百姓怎麼看待都城安定!”“朕為了讓你們早日查清真相,還特地解了你的禁足,你竟如此不中用!”

“微臣無能,請皇上恕罪,臣等定當儘全力破案。”

蕭衍稍微平複心情,說道:“朕警告你們,小除夕之前,你們不把群芳樓起火案查個水落石出,劉之寒你就提頭來見,至於你們倆就退位讓賢吧,退下吧。”

在這天寒地凍的冬日,退出殿外的三人身上卻生生出了一身的汗。三人垂頭喪氣地往宮門而去,劉之寒哭喪著臉:“這可怎麼辦,我怎麼就那一天身子不適呢。哎。”宋大人看了他一眼:“還能怎麼辦,去群芳樓繼續查。”

李季站在旁邊看著渾身微顫躬身遠去的幾位大人,無奈搖頭,正想著說些什麼寬慰皇上幾句,就聽到蕭衍命令道:“李季,今日是不是遠安侯府沈珩到都城的日子。”“回皇上,是,沈大公子一早遞了摺子,此時正在驛館中等候皇上召見。”

蕭衍思索片刻,說道:“傳沈珩進宮。”“是”

宮門外,沈珩下了馬車,轉頭對沈修交代:“今日,我自己進宮,改日見太後的時候,你再跟我進宮。”“是,公子。”

沈珩前方巍峨的宮門,訓練有素的禁軍,不慌不忙地跟上前來引路的太監。“有勞公公了。”“公子客氣,請隨我來。”

走到紫宸殿前,沈珩遠遠地看著一位梳著淩雲髻,頭戴彩鳥銜花花樹,身著鵝黃宮裝的女子正在和一位內官爭論:“本宮隻是看皇上勞累,想送些皇上喜用的茶點來,公公也不讓進嗎,難道是公公是故意為難本宮?”那個內官不卑不亢地回道:“奴纔不敢,隻是皇上有要事,請李昭媛改日再來。”

正在這時,旁邊正在為沈珩引路的小太監小聲提醒:“沈大公子,這是李昭媛娘娘,也是大皇子的母妃。”沈珩一挑眉,嘴角微彎:“多謝公公提點。” “請公子稍後,奴才進去為您通傳。”說著,他向李昭媛行了禮,就向大殿走去。沈珩跟著他,說道:“草民見過李昭媛。”

李昭媛聽見沈珩的話,好像怒氣找到了發泄口,語氣毫不客氣:“你是誰,本宮怎麼不知什麼時候,阿貓阿狗都能進皇宮大內了。”沈珩彷彿聽不到她夾槍帶棒的話,仍恭敬回道“回李昭媛的話,草民遠安侯府沈珩。”

李昭媛彷彿一拳打在棉花上,但是聽到遠安侯府又有些忌諱,但是她知道剛纔三位大人定是在向皇上稟報起火案,她今天必須進去。但是她幾句話下來,氣更不順,剛想說些什麼。就聽到李季:“沈公子,皇上傳您進去。”沈珩向李昭媛告退,轉身走向了大殿,李昭媛再說什麼他也聽不到了。

剛纔的一幕就像是一段插曲,沈珩轉身走向殿門的時候就知道,真正的挑戰開始了。

沈珩行完禮後站在案桌前,低眉順目。蕭衍盯著他,半響收回目光:“這麼多年,沈愛卿把越州治理的很好,朕甚感欣慰。”“陛下言重了,這是家父的職責所在。”

“朕相信,你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蕭衍停頓片刻又說了下去:“數日以前,都城內群芳樓突發大火,死傷嚴重。而現在臨近新年。小除夕之前,朕想要一個真相。現在朕命你去徹查此案,大理寺,刑部和金吾將軍從旁協助,你能做到嗎。”

沈珩眼神微眯,皇上真會出難題。過去多日,三部門聯合查案冇有進展,而命他在小除夕之前查出真相,那如果,到除夕之前冇有查出真相,這會不會就將成為皇上打擊沈家的藉口。但是,就算是知道皇上的想法又怎麼樣,他冇有選擇的餘地,這關乎沈家的未來。他隻能答:“謝皇上看中,草民定不辱聖命。

蕭衍看著他,試圖從他臉上看出不滿,可是冇有,但是沈珩的回答冇什麼問題。

他又道:“朕命你為特命大臣,查清失火案的真相。”“另外,太後久病多年身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好的,你既然已進宮,來日方長。待此間事了,你再去往興慶宮看望太後吧。”

沈珩眉頭微皺,答道:“小臣遵命,謝過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