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啊,阿雪……”結衣對著雪乃說道,“我們一起在活動室裡吃午飯吧!”

“不!我喜歡一個人吃,這種事還是算了吧……”雪乃表示拒絕。

“還有,阿雪聽起來不太舒服……”雪乃接著說道。

“說起來啊,阿雪。”結衣繼續說著,“我放學後也挺空的……來幫你做社團活動吧!”

貴一和八幡對視了一眼,相視一笑,於是兩人默默站起身來,然後默默的走出社團活動室。

兩人的身後,結衣仍然在說著:“不用客氣……這也是回禮!”

“殿下和蹲家!”結衣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貴一和八幡轉過身去,結衣先把一個綠袋子扔給了八幡,然後把一個藍袋子遞給了貴一。

“算是給你們的回禮!殿下你們也幫了我……”結衣撫了撫耳邊的髮絲,這樣說著。

……

“真是不祥唉!”八幡看了看手中黑色的五角星形的曲奇餅乾,不由說道。

“雖然相當的不吉利,但是謝禮的話還是滿心感激的收下吧!”貴一看了看手上同樣是黑色的、不過是心形的曲奇餅乾,這樣說著。

“不過話說……為什麼叫我殿下?”貴一疑惑道。

“還有……彆叫我蹲家了!”八幡補了一句。

然後兩人就坐在夕陽下一口一口吃著來自某少女的曲奇餅乾。

……

“話說,比企穀你為什麼會被平塚老師要求加入社團呢?”貴一這時問八幡。

“呃……怎麼說好呢,事情是這樣的……”八幡一雙死魚眼看了看貴一,歎了口氣,然後開始講述。

……

“青春是一場謊言,一種罪惡……”

“謳歌青春的人總是在欺騙自己與周圍的人——積極的肯定自己身處的環境中的一切。”

“他們隻要是扯上青春這兩個字,不管是多麼普通的解釋或是社會常識都能夠曲解……”

“對他們而言……謊言、秘密、罪行甚至是失敗,都不過是青春的調味料而已……”

“假如說失敗是青春的象征,交不到朋友的人不就身處青春之中嗎?”

“但是,他們是不會承認這一點的吧……一切隻不過是他們對自己有利的說辭而已……”

“結論就是——享受著青春的蠢蛋們……去死吧!”

……

“這是你寫的作文?哈哈哈哈哈!”貴一大笑。

“拜托!聽我講完!”八幡表示不滿。

“好好,你……你繼續說……”貴一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淚,示意八幡繼續。

……

“作死的人是你吧?”平塚老師對八幡的作文進行評價。

“我說啊……比企穀……”平塚老師開始發問,“我在課上留下的課題是什麼啊?”

八幡轉過頭去,答道:“是以‘回憶高中生活’為題的作文……”

“那你為什麼寫出這種差勁的作文?”平塚老師看著手上的作文紙。

然後看向八幡,繼續說著:“這都是什麼啊!為什麼會寫成這樣?”

平塚老師用手撫了撫頭髮,歎了口氣,然後道:“真是的!”

“你的眼睛就跟死魚眼一樣呢……”平塚老師看了看八幡,然後發出感想。

“看起來有那麼富含DHA嗎?”八幡笑道,“感覺挺聰明的呢!”

平塚老師的臉頓時陰沉下去了,生氣道:“給我認真聽!”

八幡頓時慌了,害怕道:“冇啦……我有好好回顧高中生活啊……”

然後八幡解釋道:“最近的高中生不是都是這樣的嗎?”

“小鬼,彆強詞奪理了!”平塚老師用手抵著頭,無奈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