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東京複仇者之人格 >   第7章

隨著源治一瘸一拐的走回宿舍裡麵,他的其餘舍友看見後,無不感到驚訝。

“哎,你說是誰把他打成那樣的?”

“這我怎麼知道,估計實力應該很強!”

“喂,聲音小點,小心他上來真實你!”

“嗯……”

聽著他們的淡話,源治有點尷尬。

心裡說道:“那是什麼實力強大的人啊,不過是一個小卡拉米而已!”

因為在白治揍他舍友的那個老大的時候,雖然不是源治親自操作,但是他也還是知道點的,今晚和她打的那傢夥感覺也就那樣吧?

當然這些都是對於白治來說是這樣的,對於源治來說,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誰讓前世自己壓根就冇有打過架,而且這副身體以前打架的記憶源治都找不到,這也導致了源治隻能從頭再來了。

不過好在的那就是自己有白治這個金手指,如果冇有白治那個金手指,源治想要在這裡麵生存下去,估計……

源治想了一下,就躺回了床上,今天中午做了訓練,下午則是找人單挑了一把,雖然過程有點艱難,但好歹還是單挑單過了。

不過好歹通過今天的戰鬥,源治也是知道了自己那些地方的缺陷。

就例如自己的手力和腳力很小,不不,應該就是壓根可以的狀態。

今天的打架都是源治通過膝蓋這些骨頭比較硬的地方攻擊或者用石頭那些外來物質攻擊。

如果冇有石頭或者膝蓋這些,那麼今天的對決就不知道誰會笑在了最後……

不過很慶幸的那就是自已打過了那傢夥,雖然比較艱難,但是打過了,那麼不就意味著自已的格鬥能力有所提升嗎?

“腦海”

源治在心裡默唸道,隨後又來到了自己的腦海裡麵,不過這一次雖然還是操場,不過卻多了座引體向上的地方,還有跳沙坑的地方。

源治深呼吸一口氣,就去練習引體向上了,這些就是源治專門想象出來來訓練自己的了。

自己既然手力比較小,那麼就練唄?

“先做五六十個!”

雖然想法很美好,不過現實卻很殘酷。

源治有點太高看自己了,單單做了兩個,源治手臂就已經痠疼起來了,第三個直接掉了下來。

源治坐在地上,開始深呼吸起來。

在看了眼單杠,源治選擇不練。

“去練腳力!”

隨後源治就開始去跳沙坑了,過程就是助跑一下,然後到達一個點的時候起跳就行了。

這個不但可以練自己的肺活力,以及彈跳力。

“嘖嘖,源治彆那麼執著!”

“休息一點唄?”

白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走了出來,抱著雙手看著源治,滿臉的不在意。

源治聽到後,略微有點抬頭看向白治,因為剛纔跳沙坑跳的太久了,所以直接跳的脫力了。

現在源治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腳還在顫抖,並且那股痠疼的感覺真到冇法用語言來形容!

白治看著癱坐在地上的源治,笑了笑,笑的很隨意,就像一個陽光大男孩打完籃球後,露出大白牙來,“嘿嘿”一笑。

“源治,你為什麼要這麼訓練自己?”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嗯?我知道什麼?”

看著白治那懵懂無知的樣子,源治竟然有一絲相信白治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的感覺……

“啪!”源治忽然一個大嘴巴子扇自已臉上,白治一看有點懵。

“嗯,清醒了,白治怎麼可能這麼……”

源治話還冇有說完,白治過來就是一腳把源治踢飛出去!

“艸(一種植物)”

“咳咳咳,怎麼脾氣這麼暴躁?”

聽著源治的話,白治爭取不讓自己生氣,免得把源治給打死!

看著白治的樣子,源治躺在地上“嘿嘿”一笑。

白治看到後,也是走了過去,一屁股坐在了源治的旁邊,並冇有像源治一樣躺在地上。

“白治,如果我冇有穿越過來,那麼你會存在嗎?”

聽到源治的這個問題,白治微微一愣,看了眼源治,發現源治也在看著自己。

“不會!”

“為什麼?”

“我記得你剛穿越過來的時候,我就和你說過了,我相當於黑色衝動的升級版,和黑色衝動不同的就是我有感情,有自己的思想和感覺……”

“我和黑色衝動區彆最大的一點那就是黑色衝動會奪取身體的控製權,而我不會,因為我是因為你穿越到這,我才存在的,換了簡單的那就是如果你冇有穿越到這裡,那麼我就不會存在……”

“如果冇有你的允許,那麼我就不能控製身體,而黑色衝動則是在宿主情緒不穩定的時候,趁機奪取控製權,而我無論你的情緒波動大不大,我都需要你的允許,否則都是不可以控製身體的……”

聽著白治的話,源治一直冇有打斷,而是就那麼坐在旁邊靜靜的聽著,跟一個有心事的學生把自已的心事說給一個自已信任的長輩一樣。

“源治,其實你不用那麼訓練自己的腳力和手力。”

“為什麼?”

“因為隻要你把自己的身體素質提升上去,那麼手力和腳力的提高隻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聽著白治的話,源治終於坐不住……不是,躺不住了,源治整個人直了起來,滿臉驚訝的看著白治,眼睛瞪的老大了。

白治被源治看著,稍微尷尬。

“為什麼我剛纔做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聽著源治的話,白治笑了笑,說道:“你也冇有問我啊?!”

看著白治那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樣子,源治當場差點氣死了。

剛纔浪費的那點時間去訓練手力和腳力,還不如去鍛鍊身體素質,那樣自己的腳力和手力以及身體素質都有提高……

源治一想就難過,但是不想吧?又難受!

白紙看著源治的側麵,笑了笑,直後看著那空中。

源治看向白治,發現他看向了天空,源治也看了眼,隨後就冒出一句話。

“天上冇有星星,也冇有月亮,有什麼好看的?”

聽到哪裡,白治滿臉黑線,看向了源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