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東京複仇者之人格 >   第6章

源治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看著那個剛纔差點將自己給掐死的傢夥。

“源治,不行讓我來吧?”

腦海裡傳來白治的聲音,源治的確很累 ,非常想要休息,但是如果一直都是靠著白治的話,那麼如果白治離開了自己,那麼自己豈不是一無所有了?

所以源治纔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畢竟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隻有靠自己,纔是最穩固的!

“不用,我可以打敗他!”

源治先是回覆了一下白治,隨後纔看向那個傢夥,而那個傢夥在剛纔的時候已經一個健步靠近源治,現在已經來到了源治的身旁,握緊拳頭直接砸向源治!

好在源治的反應速度依舊很快,所以做出了防禦的動作,但是源治整個人還是向後退出兩三米。

還冇有等源治休息一下,那傢夥又一次襲來,不過這一次不是用拳頭攻擊了,而是用腿。

他的腿徑直抬起,不過卻被源治給抱住了,那傢夥眉頭一皺,一拳直接砸向源治的右太陽穴,一拳下去,源治隻感覺自己一瞬間腦海一片空白!

但是源治的雙手反而更加抱的緊了,那傢夥見後,打算用手來弄死源治。

但是源治找準機會,猛然鬆開雙手,一拳向著那傢夥的臉頰砸去,雖然源治找到的這個機會很好,但是畢竟現在源治的戰力原本就遭到了重創,所以這一招冇有任何意外的被欄了下來。

那傢夥看向源治的臉,卻發現源治在那裡笑,忽然隻感覺自己肚子傳來一陣疼痛!

肚子上的疼痛還冇有緩過來,頭上就捱了源治一拳了。

隨後源治就向後撤去,和那個傢夥拉開了距離,剛纔源治用膝蓋踢向了那傢夥的肚子,隨後對著腦袋就是一拳。

源治看著那個傢夥,思索一陣後,深呼吸一口氣,又衝了上來。

而那個傢夥見源治衝上來後,也是微微一愣,在剛纔的對戰中,他非常清楚源治是打不過他的,更何況現在他還有著傷的……

源治快速奔跑起來,在距離還有一兩米的時候,源治忽然起跳,而那個傢夥也是愣在了原地。

在空中的源治猛然一拳砸向了那個傢夥的頭,雖然那個傢夥及時防禦了,但還是有點疼痛感到。

源治落地後,快速蹲下,源治蹲下的時候抱住那個傢夥的雙腿,那傢夥剛打算去懲罰源治的時候,源治抱著腿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了那麼大的力量,所以源治也是把他給放倒了。

那傢夥睜開眼睛,似乎還有點懵,而源治在放倒後,也是一拳砸向了肚子,那個傢夥疼的嗷嗷的大叫起來。

那個傢夥一腳先是把源治踹到一旁,源治還冇有起身,那傢夥已經起身了,並且一把抓住源治的袖口,源治想要反抗。

但是源治現在又是重傷的時候,所以力氣這些源治遠遠不如這個傢夥的,那傢夥直接把源治一扔,源治就倒飛出去,猛的砸在牆上。

源治掙紮的想要再一次起身,而那傢夥已經來到源治的身旁,一臉戲謔的看著源治,隨後猛然掐住源治的脖子。

源治隻是能細微的聽見幾個字在自己耳邊迴盪……

“哈哈哈哈,死吧……”

“死……”

被掐住喉嚨,源治的手還在地上亂摸,忽然間,源治像是摸到了什麼一樣。

但是因為被掐住了喉嚨,所以源治眼前一片黑暗,並且源治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

源治隻能拚勁全身力氣,把那個自己摸到的不知道什麼東西猛然砸在那傢夥頭上,那傢夥也是直接被這一砸,給送來了手。

源治隻感覺自已的呼吸由正常運作了,不再像之前一樣那麼難受了,但是現在源治依舊全身痠疼著。

源治在把那個傢夥先擊退後,手裡還拿著那個把他給傷了的武器,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而就是一塊非常普通的石頭罷了……

源治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而身體可以看出略微有些顫動,不過源治強忍著隨時可以倒下的身體走到了一個背靠牆麵的地方,而那傢夥也是站了起來。

揉了揉頭,那傢夥就看向了源治,而源治則是手裡握緊了那塊石頭,隨之而留的那就是剛纔因為被源治所砸,也不知道是不是源治的運氣好,竟然好巧不巧的砸在了左太陽穴上……

現在源治還可以看到那傢夥的左太陽穴流著鮮血,源治看到後,深呼吸一口,開始調整著最後的狀態,源治把身上所有的力氣都使了出來,如果冇有把那傢夥說殺,那麼源治的處境就危險了……

那傢夥率先攻了過來,那傢夥靠近的時候,就是一個左勾拳,隻不過被源治給擋住了,但是那傢夥又無縫連接下一拳。

就這樣,源治一直被動捱打,而那傢夥一直都是主攻者。

“哈哈哈哈,來呀來打我呀?”

聽著他嘲諷的語氣,源治雖然惱怒,但是不得不忍住,畢竟如果暴露了什麼缺陷,導致自己處於劣勢,雖然現在也是劣勢……

源治忽然一個健步向前,一把抱住那傢夥的腰間,隨後猛然用力,把他撞在了牆上。

而那傢夥的腦袋也是重重的砸在牆上,那傢夥睜開眼睛,源治的一拳已經砸來,而那傢夥也是穩穩噹噹的接了源治的一拳,忽然那傢夥感覺臉上又是一次疼痛,冇有想到源治又一拳打來。

麵對源治那暴風雨般的拳頭,那傢夥也隻能無助的防禦好,源治見攻不開防禦,左手從口袋裡麵繼續拿出那個石頭,而也在拿出來的時候,源治被那傢夥打了一拳,源治向後退去,而那傢夥則是步步緊逼。

源治瞅準時機,手拿石頭就砸了過去,雖然被防禦下來,不過那傢夥的手臂也是被石頭給砸的有些疼 微麻了。

忽然,中間的巨痛措施那傢夥供了起來,隨後源治一石頭猛然砸在那傢夥的左太陽穴上,一股鮮血甚至鞭濺到自已的臉上。

剛纔是源治再一次使用膝蓋攻擊那傢夥的肚子,之後把全身力氣彙聚在那一石頭上。

源治用石頭把那人打飛後,踉踉蹌蹌的走了過去,看著那傢夥的胸痛還在微微上升下降的時候,源治猛然騎在他身上,狠狠的掐住脖子,用他殺自已的方法,殺了他!

隨著掙紮了一下,那傢夥也是成功的遺恨西北了……

源治猛然後腿,看著那傢夥的屍體,甚至源治還可以感覺到自已臉上鮮血的溫度,兒這個溫度出自一個死人?!

源治強忍著噁心,將臉上的鮮血給擦乾淨吼,也就離開了現場……